打印页面

首页 > 新闻中心娱乐星闻 嘉兴汽枪

【嘉兴汽枪】

 

嘉兴汽枪,☆咨询 微.信:q.x.128821☆提供最先进国产、原装、进口货,服务水平一流,多年的从业经验,用户的一致好评!


 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,之所以认定“资深”发型师,看重的就是经验丰富、手法精湛,谁曾想到,现实中,“资深”竟如此不靠谱,甚至连用工协议都没签全,就敢操起剪刀,霍霍向耳朵!更有甚者,眼见老顾客发生流血事件,竟还诳语“割耳正常”。如此师傅,谁还敢把三千烦恼丝放心地交给他?作为店家,更应以此为鉴,加强员工培训,除了在发型上翻新,也要有一颗体恤的心,尊重顾客,乃服务之本。

  时间:3月29日

  地点:罗湖一家发型屋

  人物:吴女士

  事件:29岁的吴女士上月底在罗湖一家发型屋理发,她是这家店的老顾客了,但这次却遭遇了怎么也想不到的事:理发过程中,发型师将她的右侧耳垂一刀剪下。当时店里的员工表示,“拆完线后再来理赔”,但当吴女士去店里理赔的时候,店员却说“剪掉耳朵是很正常的事”。

  吴女士耳朵很受伤。

  

  J.B完美发型主意发屋在罗湖书城路7号停车场出口,万象城对面。吴施(化名)是这里的会员,3月29日,刚从外地出差回来的她来此理发。

  吴施回忆,当时前台推荐一名叫李力的资深发型师为她剪发,价位是108元,属中档水平。剪了10分钟左右,吴施感到右耳一阵尖锐的疼痛,猝不及防,她下意识用手去捂,发现“流了很多很多血”,她痛到大喊,怎么办怎么办。前台经理闻声前来,发型师则退到一旁,一言不发。

  旁边的顾客劝吴施赶紧就医,在前台经理和李力的陪同下,吴施来到罗湖区人民医院,医生看到耳朵第一句话是:“呀,肉都没有了”。

  “一听这话,我都快晕了。”吴施告诉晶报记者,李力此时将一团卫生纸掏出,里面是被剪下的耳垂,事发已经30分钟了。

  在医生建议下,一行人最后来到深圳富华医疗美容医院,“时间过去太久,最终只缝上了一层皮”,吴施说,还要等10天,才能知道皮肤是否“活了”,当时,店方人员告诉她,在10天后会给她一个说法,因为李力全程也小心翼翼陪着,吴施说,看在店方态度很好的份儿上,她并没有当即讨说法。

  据医院诊断,吴施右侧耳垂可见0.5×1.0cm皮肤缺损,被剪下的皮肤大小为0.4×0.8cm,而手术切口为永久性切口,会留下永久疤痕。4月8日,拆线后,吴施和几名同事前往发型屋,要求店方道歉、赔偿等,“没想到店方态度来了个360度大转折。”吴施说。

  在朋友拍摄的视频中,发型屋法人称,此事件责任在发型师李力个人,店方概不负责。此外,店方一员工竟表示,剪掉耳垂在美发行业很正常,不足为奇。随后赶到的警方,将双方人员带到了派出所。

  

  报警电话是店方拨打的。涉事理发店负责人称,“不断地吵吵闹闹,赶走我们的客人”,于是报警,以期在警局内协调解决问题。

  警方调解中,吴施主张店方应赔付10万元,而店方坚持最高数额为3000元。“10万元我们无法接受,不然理发店生意都不要做了。”11日下午接受晶报记者采访时说,吴施就医过程中,产生的车马费、医疗费共计3500元,店方已经当场支付,而3000元的赔偿,是根据搜索以往别的发型屋类似事件时,得出的数字,属于行业前例。

  “10万这个数字是律师计算过的,不是我自己乱报的。”吴施也表示,其中包含误工费、精神损失费和接下来的医疗费用等。她从医院处了解到,疤痕需要特定的美容手术才可掩盖,一次手术费在2万左右,且每隔一两年就要再做一次,否则会失效。

  而针对视频中,说“割耳正常”的人,表示,是发型屋的另一名发型师,并不是投资人。

  

  4月8日,双方在桂园派出所做了笔录,先后离开,由于双方主张的金额差异太大,协调失败。

  随后两天,在吴施陪同下,深圳电视台两档栏目先后前往涉事理发店采访,但都遭到了店方的拒绝,两次采访中,店方以干扰正常营业为由报警。“警方到了后做了调解,也劝(吴施)他们说维权可以,但不能干扰营业。”称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涉事理发店与肇事发型师从未签订任何协议,吴施质疑,店内发型师存在资质问题,对此,称会尽快与相关人员补齐合同等手续。

  北京市汉威(深圳)律师事务所律师、全国律协行政法专业委员会委员朱春立告诉晶报记者,在此事件中,理发馆和发型师责任很明确,按照《消费者权益保护法》和其它相关司法解释,应赔付吴施损失,但精神损失费一项,必须要有伤残证明,目前来看较难得到法律的支持。

  朱春立表示,消费者要加强证据意识,如受伤证据,建议事发时优先考虑报警,由警方出警纪录和笔录等作证;此外,相关损失与事件的因果关系,数额等,都需要有明确的证据。

  “一般来说,遭遇此类事件的消费者举证意识不强,就为随后的维权难埋下了伏笔。”朱春立说。

  来源:晶报

责任编辑:张迪


 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,之所以认定“资深”发型师,看重的就是经验丰富、手法精湛,谁曾想到,现实中,“资深”竟如此不靠谱,甚至连用工协议都没签全,就敢操起剪刀,霍霍向耳朵!更有甚者,眼见老顾客发生流血事件,竟还诳语“割耳正常”。如此师傅,谁还敢把三千烦恼丝放心地交给他?作为店家,更应以此为鉴,加强员工培训,除了在发型上翻新,也要有一颗体恤的心,尊重顾客,乃服务之本。

  时间:3月29日

  地点:罗湖一家发型屋

  人物:吴女士

  事件:29岁的吴女士上月底在罗湖一家发型屋理发,她是这家店的老顾客了,但这次却遭遇了怎么也想不到的事:理发过程中,发型师将她的右侧耳垂一刀剪下。当时店里的员工表示,“拆完线后再来理赔”,但当吴女士去店里理赔的时候,店员却说“剪掉耳朵是很正常的事”。

  吴女士耳朵很受伤。

  

  J.B完美发型主意发屋在罗湖书城路7号停车场出口,万象城对面。吴施(化名)是这里的会员,3月29日,刚从外地出差回来的她来此理发。

  吴施回忆,当时前台推荐一名叫李力的资深发型师为她剪发,价位是108元,属中档水平。剪了10分钟左右,吴施感到右耳一阵尖锐的疼痛,猝不及防,她下意识用手去捂,发现“流了很多很多血”,她痛到大喊,怎么办怎么办。前台经理闻声前来,发型师则退到一旁,一言不发。

  旁边的顾客劝吴施赶紧就医,在前台经理和李力的陪同下,吴施来到罗湖区人民医院,医生看到耳朵第一句话是:“呀,肉都没有了”。

  “一听这话,我都快晕了。”吴施告诉晶报记者,李力此时将一团卫生纸掏出,里面是被剪下的耳垂,事发已经30分钟了。

  在医生建议下,一行人最后来到深圳富华医疗美容医院,“时间过去太久,最终只缝上了一层皮”,吴施说,还要等10天,才能知道皮肤是否“活了”,当时,店方人员告诉她,在10天后会给她一个说法,因为李力全程也小心翼翼陪着,吴施说,看在店方态度很好的份儿上,她并没有当即讨说法。

  据医院诊断,吴施右侧耳垂可见0.5×1.0cm皮肤缺损,被剪下的皮肤大小为0.4×0.8cm,而手术切口为永久性切口,会留下永久疤痕。4月8日,拆线后,吴施和几名同事前往发型屋,要求店方道歉、赔偿等,“没想到店方态度来了个360度大转折。”吴施说。

  在朋友拍摄的视频中,发型屋法人称,此事件责任在发型师李力个人,店方概不负责。此外,店方一员工竟表示,剪掉耳垂在美发行业很正常,不足为奇。随后赶到的警方,将双方人员带到了派出所。

  

  报警电话是店方拨打的。涉事理发店负责人称,“不断地吵吵闹闹,赶走我们的客人”,于是报警,以期在警局内协调解决问题。

  警方调解中,吴施主张店方应赔付10万元,而店方坚持最高数额为3000元。“10万元我们无法接受,不然理发店生意都不要做了。”11日下午接受晶报记者采访时说,吴施就医过程中,产生的车马费、医疗费共计3500元,店方已经当场支付,而3000元的赔偿,是根据搜索以往别的发型屋类似事件时,得出的数字,属于行业前例。

  “10万这个数字是律师计算过的,不是我自己乱报的。”吴施也表示,其中包含误工费、精神损失费和接下来的医疗费用等。她从医院处了解到,疤痕需要特定的美容手术才可掩盖,一次手术费在2万左右,且每隔一两年就要再做一次,否则会失效。

  而针对视频中,说“割耳正常”的人,表示,是发型屋的另一名发型师,并不是投资人。

  

  4月8日,双方在桂园派出所做了笔录,先后离开,由于双方主张的金额差异太大,协调失败。

  随后两天,在吴施陪同下,深圳电视台两档栏目先后前往涉事理发店采访,但都遭到了店方的拒绝,两次采访中,店方以干扰正常营业为由报警。“警方到了后做了调解,也劝(吴施)他们说维权可以,但不能干扰营业。”称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涉事理发店与肇事发型师从未签订任何协议,吴施质疑,店内发型师存在资质问题,对此,称会尽快与相关人员补齐合同等手续。

  北京市汉威(深圳)律师事务所律师、全国律协行政法专业委员会委员朱春立告诉晶报记者,在此事件中,理发馆和发型师责任很明确,按照《消费者权益保护法》和其它相关司法解释,应赔付吴施损失,但精神损失费一项,必须要有伤残证明,目前来看较难得到法律的支持。

  朱春立表示,消费者要加强证据意识,如受伤证据,建议事发时优先考虑报警,由警方出警纪录和笔录等作证;此外,相关损失与事件的因果关系,数额等,都需要有明确的证据。

  “一般来说,遭遇此类事件的消费者举证意识不强,就为随后的维权难埋下了伏笔。”朱春立说。

  来源:晶报

责任编辑:张迪


 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,之所以认定“资深”发型师,看重的就是经验丰富、手法精湛,谁曾想到,现实中,“资深”竟如此不靠谱,甚至连用工协议都没签全,就敢操起剪刀,霍霍向耳朵!更有甚者,眼见老顾客发生流血事件,竟还诳语“割耳正常”。如此师傅,谁还敢把三千烦恼丝放心地交给他?作为店家,更应以此为鉴,加强员工培训,除了在发型上翻新,也要有一颗体恤的心,尊重顾客,乃服务之本。

  时间:3月29日

  地点:罗湖一家发型屋

  人物:吴女士

  事件:29岁的吴女士上月底在罗湖一家发型屋理发,她是这家店的老顾客了,但这次却遭遇了怎么也想不到的事:理发过程中,发型师将她的右侧耳垂一刀剪下。当时店里的员工表示,“拆完线后再来理赔”,但当吴女士去店里理赔的时候,店员却说“剪掉耳朵是很正常的事”。

  吴女士耳朵很受伤。

  

  J.B完美发型主意发屋在罗湖书城路7号停车场出口,万象城对面。吴施(化名)是这里的会员,3月29日,刚从外地出差回来的她来此理发。

  吴施回忆,当时前台推荐一名叫李力的资深发型师为她剪发,价位是108元,属中档水平。剪了10分钟左右,吴施感到右耳一阵尖锐的疼痛,猝不及防,她下意识用手去捂,发现“流了很多很多血”,她痛到大喊,怎么办怎么办。前台经理闻声前来,发型师则退到一旁,一言不发。

  旁边的顾客劝吴施赶紧就医,在前台经理和李力的陪同下,吴施来到罗湖区人民医院,医生看到耳朵第一句话是:“呀,肉都没有了”。

  “一听这话,我都快晕了。”吴施告诉晶报记者,李力此时将一团卫生纸掏出,里面是被剪下的耳垂,事发已经30分钟了。

  在医生建议下,一行人最后来到深圳富华医疗美容医院,“时间过去太久,最终只缝上了一层皮”,吴施说,还要等10天,才能知道皮肤是否“活了”,当时,店方人员告诉她,在10天后会给她一个说法,因为李力全程也小心翼翼陪着,吴施说,看在店方态度很好的份儿上,她并没有当即讨说法。

  据医院诊断,吴施右侧耳垂可见0.5×1.0cm皮肤缺损,被剪下的皮肤大小为0.4×0.8cm,而手术切口为永久性切口,会留下永久疤痕。4月8日,拆线后,吴施和几名同事前往发型屋,要求店方道歉、赔偿等,“没想到店方态度来了个360度大转折。”吴施说。

  在朋友拍摄的视频中,发型屋法人称,此事件责任在发型师李力个人,店方概不负责。此外,店方一员工竟表示,剪掉耳垂在美发行业很正常,不足为奇。随后赶到的警方,将双方人员带到了派出所。

  

  报警电话是店方拨打的。涉事理发店负责人称,“不断地吵吵闹闹,赶走我们的客人”,于是报警,以期在警局内协调解决问题。

  警方调解中,吴施主张店方应赔付10万元,而店方坚持最高数额为3000元。“10万元我们无法接受,不然理发店生意都不要做了。”11日下午接受晶报记者采访时说,吴施就医过程中,产生的车马费、医疗费共计3500元,店方已经当场支付,而3000元的赔偿,是根据搜索以往别的发型屋类似事件时,得出的数字,属于行业前例。

  “10万这个数字是律师计算过的,不是我自己乱报的。”吴施也表示,其中包含误工费、精神损失费和接下来的医疗费用等。她从医院处了解到,疤痕需要特定的美容手术才可掩盖,一次手术费在2万左右,且每隔一两年就要再做一次,否则会失效。

  而针对视频中,说“割耳正常”的人,表示,是发型屋的另一名发型师,并不是投资人。

  

  4月8日,双方在桂园派出所做了笔录,先后离开,由于双方主张的金额差异太大,协调失败。

  随后两天,在吴施陪同下,深圳电视台两档栏目先后前往涉事理发店采访,但都遭到了店方的拒绝,两次采访中,店方以干扰正常营业为由报警。“警方到了后做了调解,也劝(吴施)他们说维权可以,但不能干扰营业。”称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涉事理发店与肇事发型师从未签订任何协议,吴施质疑,店内发型师存在资质问题,对此,称会尽快与相关人员补齐合同等手续。

  北京市汉威(深圳)律师事务所律师、全国律协行政法专业委员会委员朱春立告诉晶报记者,在此事件中,理发馆和发型师责任很明确,按照《消费者权益保护法》和其它相关司法解释,应赔付吴施损失,但精神损失费一项,必须要有伤残证明,目前来看较难得到法律的支持。

  朱春立表示,消费者要加强证据意识,如受伤证据,建议事发时优先考虑报警,由警方出警纪录和笔录等作证;此外,相关损失与事件的因果关系,数额等,都需要有明确的证据。

  “一般来说,遭遇此类事件的消费者举证意识不强,就为随后的维权难埋下了伏笔。”朱春立说。

  来源:晶报

责任编辑:张迪


 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,之所以认定“资深”发型师,看重的就是经验丰富、手法精湛,谁曾想到,现实中,“资深”竟如此不靠谱,甚至连用工协议都没签全,就敢操起剪刀,霍霍向耳朵!更有甚者,眼见老顾客发生流血事件,竟还诳语“割耳正常”。如此师傅,谁还敢把三千烦恼丝放心地交给他?作为店家,更应以此为鉴,加强员工培训,除了在发型上翻新,也要有一颗体恤的心,尊重顾客,乃服务之本。

  时间:3月29日

  地点:罗湖一家发型屋

  人物:吴女士

  事件:29岁的吴女士上月底在罗湖一家发型屋理发,她是这家店的老顾客了,但这次却遭遇了怎么也想不到的事:理发过程中,发型师将她的右侧耳垂一刀剪下。当时店里的员工表示,“拆完线后再来理赔”,但当吴女士去店里理赔的时候,店员却说“剪掉耳朵是很正常的事”。

  吴女士耳朵很受伤。

  

  J.B完美发型主意发屋在罗湖书城路7号停车场出口,万象城对面。吴施(化名)是这里的会员,3月29日,刚从外地出差回来的她来此理发。

  吴施回忆,当时前台推荐一名叫李力的资深发型师为她剪发,价位是108元,属中档水平。剪了10分钟左右,吴施感到右耳一阵尖锐的疼痛,猝不及防,她下意识用手去捂,发现“流了很多很多血”,她痛到大喊,怎么办怎么办。前台经理闻声前来,发型师则退到一旁,一言不发。

  旁边的顾客劝吴施赶紧就医,在前台经理和李力的陪同下,吴施来到罗湖区人民医院,医生看到耳朵第一句话是:“呀,肉都没有了”。

  “一听这话,我都快晕了。”吴施告诉晶报记者,李力此时将一团卫生纸掏出,里面是被剪下的耳垂,事发已经30分钟了。

  在医生建议下,一行人最后来到深圳富华医疗美容医院,“时间过去太久,最终只缝上了一层皮”,吴施说,还要等10天,才能知道皮肤是否“活了”,当时,店方人员告诉她,在10天后会给她一个说法,因为李力全程也小心翼翼陪着,吴施说,看在店方态度很好的份儿上,她并没有当即讨说法。

  据医院诊断,吴施右侧耳垂可见0.5×1.0cm皮肤缺损,被剪下的皮肤大小为0.4×0.8cm,而手术切口为永久性切口,会留下永久疤痕。4月8日,拆线后,吴施和几名同事前往发型屋,要求店方道歉、赔偿等,“没想到店方态度来了个360度大转折。”吴施说。

  在朋友拍摄的视频中,发型屋法人称,此事件责任在发型师李力个人,店方概不负责。此外,店方一员工竟表示,剪掉耳垂在美发行业很正常,不足为奇。随后赶到的警方,将双方人员带到了派出所。

  

  报警电话是店方拨打的。涉事理发店负责人称,“不断地吵吵闹闹,赶走我们的客人”,于是报警,以期在警局内协调解决问题。

  警方调解中,吴施主张店方应赔付10万元,而店方坚持最高数额为3000元。“10万元我们无法接受,不然理发店生意都不要做了。”11日下午接受晶报记者采访时说,吴施就医过程中,产生的车马费、医疗费共计3500元,店方已经当场支付,而3000元的赔偿,是根据搜索以往别的发型屋类似事件时,得出的数字,属于行业前例。

  “10万这个数字是律师计算过的,不是我自己乱报的。”吴施也表示,其中包含误工费、精神损失费和接下来的医疗费用等。她从医院处了解到,疤痕需要特定的美容手术才可掩盖,一次手术费在2万左右,且每隔一两年就要再做一次,否则会失效。

  而针对视频中,说“割耳正常”的人,表示,是发型屋的另一名发型师,并不是投资人。

  

  4月8日,双方在桂园派出所做了笔录,先后离开,由于双方主张的金额差异太大,协调失败。

  随后两天,在吴施陪同下,深圳电视台两档栏目先后前往涉事理发店采访,但都遭到了店方的拒绝,两次采访中,店方以干扰正常营业为由报警。“警方到了后做了调解,也劝(吴施)他们说维权可以,但不能干扰营业。”称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涉事理发店与肇事发型师从未签订任何协议,吴施质疑,店内发型师存在资质问题,对此,称会尽快与相关人员补齐合同等手续。

  北京市汉威(深圳)律师事务所律师、全国律协行政法专业委员会委员朱春立告诉晶报记者,在此事件中,理发馆和发型师责任很明确,按照《消费者权益保护法》和其它相关司法解释,应赔付吴施损失,但精神损失费一项,必须要有伤残证明,目前来看较难得到法律的支持。

  朱春立表示,消费者要加强证据意识,如受伤证据,建议事发时优先考虑报警,由警方出警纪录和笔录等作证;此外,相关损失与事件的因果关系,数额等,都需要有明确的证据。

  “一般来说,遭遇此类事件的消费者举证意识不强,就为随后的维权难埋下了伏笔。”朱春立说。

  来源:晶报

责任编辑:张迪


  • 淘宝秃鹰钢珠气枪的制作原理: 香港半年24名学生自杀 反对派趁机捞取政治资本
  • 沙漠鹰狗价格仿真气手枪: 辽篮下榻酒店无安保? 京媒:冲突当天有安保
  • 濮阳仿真气枪哪里买铅制品45mm气枪铅弹: 上海明日将出台房地产新政 近期传闻不断
  • 玩具气枪土拨鼠瞄准镜: 创意手工丨100个瓶子就有1000种玩法!
  • 卖真枪高压枪汽枪: 为拿下美国第二机械制造商 中联重科提价1亿美元
  • 广州买狗巴雷特m107和m95: 机构:中国国企有意增加对澳洲绿色能源投资
  • 弹簧枪的制作钢珠气手枪专卖店: 花滑世锦赛赛程:3月28日-4月4日决战波士顿
  • 双管猎枪图片仿真金属枪: 外媒:比利时警力薄弱 早已无力防范恐怖袭击
  • 沧州气枪猎枪图片大全: 芝加哥前方-阴沟里翻船 公牛跌出前八盼救赎
  • 打钢珠的气枪图纸日本高仿真实体娃娃: 王宝强首导电影《大闹天竺》 跪谢众名导
  • 我要买枪真野猪怎么打: 复星中植齐助阵 雅百特定增对象“群星灿烂”
  • 广东哪里有气枪猎枪卖淘宝买打鸟枪: 新浪观影团电影《半熟少女》免费观影抢票
  • 金属仿真枪打火机狙击枪的制作: 游久游戏股东刘亮、代琳被证监会立案调查
  • 仿真气枪枪专卖店秃鹰型材尺寸: 视频-火箭熊恶搞干扰罚篮 然并卵!胡德稳稳命中
  • 秃鹰打猎视频出售英国骚本: 视频-德扑冠军开坦克碾宝马 旁人贴墙吓呆
  • 汽抢
  • 弓弩用钢珠的图片和价格
  • 相关新闻

    淘宝秃鹰

    钢珠气枪的制作原理

    沙漠鹰狗价格

    仿真气手枪

    濮阳仿真气枪哪里买


    淘宝秃鹰

    钢珠气枪的制作原理

    沙漠鹰狗价格

    仿真气手枪

    濮阳仿真气枪哪里买

    文章来源:铅制品45mm气枪铅弹

    金华动物园,动物园欢迎您

   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   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    温馨提示
    现行票价:¥80/人(含景区游乐套票)
    开放时间:8:00—17:00
    12月至2月:8:30—16:30
    2013-01-19
    金华动物园获批国家3A级景区

        从婺城区旅游局获悉喜讯,金华动物园已正式被浙江省旅游区(点)质量等级评定委员会批准为国家AAA级旅游景区。

        金华动物园位于婺城区安地镇,是仙源湖旅游度假区南山旅游第一站,总占地面积400亩,于2009年10月1日对外开放,是浙中地区唯一一家集野生动物展览、科普教育和休闲娱乐为一体的专业性动物园。

        经过3年多时间的发展,金华动物园已经形成游客接待区、动物观赏区、特色表演区三大区块。

        同时,其展览内容、服务质量、园容园貌逐步提升,特色旅游资源日益增强,已经成为一个接待功能健全、有主题特色的旅游景区。

        目前,金华动物园年接待国内外游客近30万人次。

    上一张
    • 兔子

    • 刺猬

    • 白鹅

    • 动物表演

    下一张

    版权所有:金华动物??金华市双龙南街延长线(安地镇??联系电话??579-82771115??9104518
    ?Copyright 2012 Jinhua zoo.All Rights Reserved. 浙ICP??2004693??

    友情链接1:网上百家乐 太阳城 澳门赌场 澳门威尼斯人 澳门金沙官网 赌博网 博采网 澳门新葡京 斗牛 明升体育 投注网 北京赛车PK10直播 澳门娱乐城 银河官网 澳门现金网 网上百家乐 澳门赌场 足球投注 六合采资料 六合采开奖 香港六合采开奖 hg0088